同传

  1. Q&A中翻英很重要,准确性影响到回答是否切题,速度太慢讲者会停顿。而很多问题有冗长的comment,可以略过部分comment,重点在于the question is 然后抛出问题。
    今天曾老的问题没翻好,是为教训。
  2. 英翻中 注意熟悉词的陌生含义,如chief’s service, service=team, ambulatory=outpatient等等。
  3. 没有给自己录音,可惜。
  4. 需要先准备一些特定场合的用词如 consortium for residential training of elite teaching hospitals in China=中国教学医院住院医培训精英联盟。一些称谓 如MACP=mastership of ACP, FACP=fellowship of ACP
  5. 能先过一遍ppt最好,译者知道梗在哪里,讲者知道疑难点在哪里。
  6. 买几条好看裙子!
  7. 自我评估:现场发挥还可以,下一步提高需要好好学英语+练习技巧了,报个班吧,xxh说lxy翻得不错,估计报班蛮有用。

Fibroblast Growth Factor 23 and Risk of CKD Progression in Children

Abstract

Background and objectives Plasma fibroblast growth factor 23 (FGF23) concentrations increase early in the course of CKD in children. High FGF23 levels associate with progression of CKD in adults. Whether FGF23 predicts CKD progression in children is unknown.
背景和目标血浆FGF23水平在儿童CKD病程早期即升高。在成人中,FGF23水平升高与CKD进展相关。儿童FGF23水平是否能预测CKD进展尚不清楚。

Design, setting, participants, & measurements We tested the hypothesis that high plasma FGF23 is an independent risk factor for CKD progression in 419 children, aged 1–16 years, enrolled in the Chronic Kidney Disease in Children (CKiD) cohort study. We measured plasma FGF23 concentrations at baseline and determined GFR annually using plasma disappearance of iohexol or the CKiD study estimating equation. We analyzed the association of baseline FGF23 with risk of progression to the composite end point, defined as start of dialysis or kidney transplantation or 50% decline from baseline GFR, adjusted for demographics, baseline GFR, proteinuria, other CKD-specific factors, and other mineral metabolites.
方法 我们在CKiD队列419名1-16岁儿童中验证我们的假说:FGF23升高是CKD进展的独立危险因素。我们在基线时测量血浆FGF23浓度,每年通过碘海醇血浆清除率或CKiD研究估算公式来确定GFR。我们分析基线与进展达到复合终点的风险之间的关系,终点定义为肾移植或GFR较基线下降50%以上,校正了人口学特征,基线GFR,蛋白尿,其他CKD特异因素,其他无机代谢产物。

Results At enrollment, median age was 11 years [interquartile range (IQR), 8–15], GFR was 44 ml/min per 1.73 m2 (IQR, 33–57), and FGF23 was 132 RU/ml (IQR, 88–200). During a median follow-up of 5.5 years (IQR, 3.5–6.6), 32.5% of children reached the progression end point. Higher FGF23 concentrations were independently associated with higher risk of the composite outcome (fully adjusted hazard ratio, 2.52 in the highest versus lowest FGF23 tertile; 95% confidence interval, 1.44 to 4.39, P=0.002; fully adjusted hazard ratio, 1.33 per doubling of FGF23; 95% confidence interval, 1.13 to 1.56, P=0.001). The time to progression was 40% shorter for participants in the highest compared with the lowest FGF23 tertile. In contrast, serum phosphorus, vitamin D metabolites, and parathyroid hormone did not consistently associate with progression in adjusted analyses.
结果 纳入的中位年龄为11岁(25%-75%百分位 8-15),中位GFR是44ml/min每1.73m2(25%-75%百分位 33-57),FGF23中位数132RU/ml(25%-75%百分位88-200).中位随访5.5年(25%-75%百分位 3.5-6.6)之后,32.5%的儿童达到终点。FGF23水平升高与复合终点风险升高独立相关(调整后风险比 FGF23最高的1/4相对最低的1/4HR 2.52[95%CI 1.44,4.39],P=0.002;FGF23每升高一倍,HR 1.33[95%CI 1.13,1.56] P=0.001)FGF23最高的1/4与最低的1/4相比,进展所需的时间降低40%。而血清磷,维生素D代谢产物,甲状旁腺素调整后与CKD进展没有稳定的相关。

Conclusions High plasma FGF23 is an independent risk factor for CKD progression in children.
结论:血浆FGF23升高是儿童CKD进展的独立危险因素

之前在台大,听香蕉脸小帅哥对他的学弟讲他读一页cecil只要2min,当时惊为天人。
今天再读harrison发现,我也已经大概5min/页的速度了。
原来很多进步,都是不知不觉间发生的。
同时,也许别人不知不觉间进步了,而自己因为没有努力已经被落下而不自知。

最近常常担忧,但踏实地做是最重要的。
尽人事。

那天一台whipple,站在三助的位子上,胳膊底下是一块无菌巾,巾底下是病人的胸脯随着呼吸机一起一伏。我的左手边就是术野,病人的肚子敞开着,血流动着,主刀和一助在里面摸索、剥离、结扎、切割、缝合。那时候忽然有一种真真切切的一个生命在手底下的感觉,忽然觉得这种感觉如此奇妙,大概外科见实习完成之后,就再也没机会感受了。手里拉着钩,心里却升腾起一点玄妙的庄严感。

ztp老师很严肃,一台whipple的前5/6是没有机会听到段子的,一定要等到他连胃肠吻合都要做好了,即将要缝网膜关肚子的时候,才会用极严肃的口吻说一些题外话。那天他问我,同学,不要对病人做过多的事情是谁说的。我茫然道,不知道,是希波克拉底么?他没有回答我,而是缓缓地说,外科大夫总是相信自己的技术,相信自己清得干净,缝得漂亮,但是病人真的需要这样么?越是疑难复杂的病例,越是个哲学问题。外科大夫都应该记住,不要对病人做过多的事情。

自从进了外科,颇有些槽要吐,但是这些向外的诉求还是内心空虚的体现吧。这个周末不用去tid换药了,自己静一静吧。

但是对外科教秘还是一定要吐槽的,作为一个八年制亲师兄针对抄病历说出“你们现在的汗水会浇灌出最美的果实”的时候真的不会脸红么?世界上本没有外科模板,把内科模板给了外科教秘,就有了外科模板。

那天跟值听一位师兄讲起L哥哥的传奇故事,什么建议加用克林霉素,10s之后BALF回报NTM啊,什么水平很高但就是安于做主治啊,为了病人的治疗方向不怕得罪人啊,但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L成长的故事,L说自己做住院医期间,争取把轮转科室对应章节的Harrison看一遍,对于管的病人,力争自己搞懂,而不是只听主治的意见,L也每每建议向他请教的人,多看英文书,说读了书问题自会解决。师兄还继续痴痴地念叨,我觉得这才是PUMC,其他都不是。。而我偷偷地想,把Harrison看一遍很了不起么?原来最神主治L哥哥也是靠基本功牛起来的。
进科之后,常常心神不定,觉得前途未卜,变量如流沙,抓不住,数不清,眼睛盯着大家的进展,生怕掉队,生怕留不在PUMCH,却忘记了如果自己水平过硬,其实是一招鲜,吃遍天的。但是往往就是在踌躇游移中浮于表面,反而不能深入理解。
高中教室后面写着 天道酬勤 厚积薄发,此言极是。

写meta的时候,下了一堆文献一遛狂删,竟然有一种刷人人的赶脚。
忽然想,不如做一个类似人人或者微博一样的读文献的工具吧。
现在有一个叫Read的应用,是纺照flippboard的格式,挺不错的。
但是社交性不强。
做一个带社交功能的刷文献的工具,还是有一些作用的。
第一,可以允许用户去翻译,然后这个翻译会比较方便地传播开来,应该比募集一批固定的人员翻译再发布更灵活高效。
第二,社交属性会吸引用户去刷,去评论,去交互,应该可以增加看文献的积极性哈。

允许每个用户订阅某个杂志或某个关键词或某个领域的内容,允许用户关注其他用户,这些似乎都是可行的。不过订阅的内容得自动或者半自动地从杂志网站上扒下来,否则就又回到招一批学生扒文献翻译文献的老路子了。。。

不过或许丁香园某些版已经能起到类似的作用了~有空看下

检索式编写 经验贴 分别为pubmed, embase, cochrane library,转自丁香园
http://ebm.dxy.cn/bbs/topic/21829039
http://ebm.dxy.cn/bbs/topic/22342269?onlyHost=1
http://www.dxy.cn/bbs/topic/22011394

发现还是得看网站的帮助啊,
embase.com
http://www.embase.com/info/helpfiles/search-forms/advanced-search/field-limits
pubmed
http://www.ncbi.nlm.nih.gov/books/NBK3827/#pubmedhelp.Search_Field_Descrip
想快看可以翻翻中文的
http://www.meddir.cn/htm/1197652867640.htm
注意pubmed词组用双引号,embase是单引号,加了连字符pubmed认为是一个词,embase还是认为是两个词
web of science
http://images.webofknowledge.com/WOKRS5132R4.2/help/zh_CN/WOK/hs_search_rules.html
注意选择主题(TS)字段 实际是对所有字段进行检索
http://apps.webofknowledge.com/WOS_AdvancedSearch_input.do?SID=4CpcCIgOsnfHezq6wK1&product=WOS&search_mode=AdvancedSearch
高级检索的页面。。吐槽下Web of Science页面干净清爽的代价是很多功能都被藏起来了

据说是老爷子最得意的综述
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找到脊髓里的marker看下怎么做Gcamp小鼠或者干脆就在STT用光纤激活
尽量做到外周给刺激,能看population的激活状况
或者看下还有什么验证neural circuit的技术

还有一条感想,要相信自己的感觉和疑问,要深挖不要轻易止步

不止一次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们这些医生对信息技术(或者更广义地说,技术)有更好的了解,应该能做出很牛逼的事情。
白血病的分类,肾小球疾病的分类,还是有些乱,对预后的预测还是有些弱,为什么不试下机器学习?
医院信息系统、病人随访系统、给医生“提词”的备忘系统等等,都可以做得更好。
常常冒出这样那样的主意,但是终究独学无友,孤陋寡闻。
于是想建一座桥,让包括我在内的PUMC小伙伴们也去对岸想想技术问题,至少想想怎么把问题提给对岸懂技术的人。
可以建一个google group,或者办一系列沙龙,PUMC和THU的小伙伴们一起讨论切磋。
或者办一场比赛,出一个医学问题,请PUMC和THU的小伙伴们组队参加。
MIT和Harvard medical school成为了黄金搭档,PUMC和THU还在等什么!

上神外课,看到导航仪,心中开启反向工程模式,于是想着想着就想多了。
喂,滚回去看你的神经病学!